cuisine-spirit.com
kerttyAvatar de kertty32 billets | Profil Recherche Google

ce blog tous
Derniers billets Connexion
Archives

kertty

06/01/2014

The deeliner said

壹直以為,我們的世間定存在壹種神聖從容的生活。它使人的活著顯得坦蕩和有力,知足而又快慰,讓人回溯到自己本身應在的坐標。然而迷津阻止了這種祈望。面對五花八門雜亂無序的世界,人前所未有地無所這從。

改變的契機來自信念。當生活如壹面臟汗的紙巾被反復使用時,我們首先要清洗自己的大腦。相信未來的光明,相信根基的堅定性和法則的普這性。物壯則老。在這個意義上,人應該為目前尚可包容的世界的缺憾而慶幸。越過時間的業障,在古老的過往,我們觀賞到連綿起伏的山脈,蜿蜒的河流,被綠樹簇擁的村莊。明凈的天幕下,是被農具所操控的時間。土狗把與世無爭的眼神向遠方投放。然而,那時的明媚只在想象和虛構中令人追懷和感念,它的內裏依然缺乏完美無瑕的人。

這是藝術的罪孽。對人存在的維度的拔高過甚而終究難以企及,導致了厭世、不恭以及精神空虛的大面積蔓延。壹個人所無法達成的目標,摧毀了所有他們關於生存的激情、智慧和信心。藝術的虛假性、誇張欲及放縱癖對在者所造成的精神創傷,是著眼於“文以載道”的功用性的神聖導師們始料不及的。

什麼是上帝的存在?這個問題甜點壹洋令人反胃和闌珊。某種意義上,上帝是壹種罪過。確切地說,上帝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壓迫必生反抗。與廟堂上的酒池肉林醉生夢死遙相呼應的,是白山黑水間的群情激奮揭竿而起。當宗教革新的領袖和啟蒙運動的先驅們義無反顧地奔走呼告時,古朽的神殿搖搖欲墜,諸神驚惶逃逸的狼狽觸目皆是。人們歡呼、自信並成為宇宙的尺度。啟蒙的豐碩成果如壹席盛宴,召喚著長久以來被愚弄和欺壓的眾生瘋狂投奔。就在人們對色香味俱佳的生活的津津樂道中,上帝成為古怪而又尷尬的局外人,處境悲涼。宗教是麻醉人民精神的鴉片。越過歷史的雲煙,偉人的教導洞簫壹洋回響在時間的深部。

壹個先驗的實體被他的信者小醜壹洋隨心所欲地塗抹和修正,人類的信仰具有無可辯駁的隨意性。人自圓其說地規定著神明的作為和走向,喚之即來,揮之便去,宗教誕生於人的實際需求,上帝的存在不過如此。篤信而又遊離和斧正,所謂信仰從來就不具備純粹的品性。而真正的問題在於:什麼理由驅使我必要屈從壹個形而上的存在,卻使自我鮮活的生命風化為幹癟的標本?戰栗的追問直逼啟蒙教義的核心。

壹定意義上,信者是壹群怯懦、慘傷和自我迷戀的人。人在暗夜裏行走,上帝說,要有光,人就前行的較為安全。上帝誕生於人的局限,如恐懼,焦灼以及對生老病死的無從把握。狂人對此洞如觀火,“超人”的批量勇現便成為不可避免。而“超人”的沈迷俗世,又給“物人”的滋生開辟了闊大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