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sine-spirit.com
kerttyAvatar de kertty32 billets | Profil Recherche Google

ce blog tous
Derniers billets Connexion
Archives

kertty

25/04/2014

My house is not old alley that deep under the pen of Dai Wangshu

      我家的老屋沒有戴望舒筆下那條幽深的老巷,也沒有魯迅筆下那只能看見四方形天空的院子,更沒有青山綠水,勁松翠柏。它只是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滲透了我很 多往事的壹排紅磚屋。在歲月的洗禮下,老屋漸漸衰老了,已不復年輕了,我也長大了。可是回憶卻深刻得如同影片般在腦海裏面壹遍又壹遍的循環播放,實在令我 欲罷不能。

  老屋前有幾棵稀松的橘子樹,到了夏天,我就會和弟弟妹妹壹起在樹上爬上爬下,外婆總會訓斥幾句,嚷嚷著不準我們爬。小時候的我們是調皮的,大人越是管的事情,我們就越是要去做,似乎這小小的反抗在我們那時的眼裏是壹件很快樂的事情,跟有糖吃壹洋快樂。

   老屋壹共有三層樓,小時候覺得老屋很高很高。而我只到過二樓,三樓外婆不讓上,因為上三樓還要爬手制樓梯,不安全。三樓的進口是壹個小門,很小很小,壹 次只能容得了壹個人。外公在三樓種了很多花兒和草兒,春天花兒和草兒發芽抽枝的時候,壹束束嫩綠從墻上傾瀉下來,壹陣陣清香從墻上飄落下來,老屋頓時生色 不少。每次外公去三樓給那些花兒草兒澆水,我都偷偷地跟在他的身後。我很想去三樓看壹看。小時候好奇心是個十分泛濫的家夥,壹旦爆發便不可收拾,就如“不 識蘆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壹洋的不甘心。之後隨著年齡的增長,感興趣的東西越來越多,也就漸漸的忘記了自己當時的不甘心。所以有時候人長大了是壹件 很痛苦的事情,小時候很容易為了壹顆糖而開心得手舞足蹈,長大了卻拋掉了很多容易開心的細胞,人還是童真壹點的好。

  老屋坐落在鄉村裏。放眼望 去,壹片片綠色的稻田,壹排排蓊蓊郁郁的樹木,鳥兒在枝頭嘰嘰喳喳,好聞的氣味在蔚藍的天空中飄蕩。我喜歡狠狠地呼吸這洋的空氣,卻不知道這算不算貪婪。 老屋前有壹口井,是外公和村子裏的人壹起挖了壹周才挖好的,外公說那口井有八米深,井裏的水春暖夏涼,總有幹農活中間休息的鄰居到井邊來喝水,他們說老屋 井裏的水很甜,每每如此我都會主動舀水給他們喝,他們總會摸摸我的頭,誇我懂事。我就像喝了蜜壹洋,笑的甜甜的。

  印象最深的是外公在老屋旁邊 的竹林挖的樓梯,之所以要挖樓梯,是因為那裏的路很陡,外公是為了便於我們行走。我很喜歡那道樓梯,上面有我喜歡的泥土味道。我數了很多遍那道樓梯,壹共 有十二梯。無聊的時候我就在那裏走上走下,感覺特別幸福,特別好玩。小時候的幸福就是如此間單。

  有壹次下過雨後,樓梯變得很滑,我小心翼翼的 走下去了,外婆卻摔了壹跤,把手摔得骨折了,那個時候我便開始討厭那道樓梯,怎麼可以讓外婆摔倒。小時候的想法總是天真的,後來我也明白這根本不算是我討 厭那道樓梯的原因,這只是壹種心理埋怨。其實很多時候很多事不能怪別人,只能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外婆手好了以後,那道樓梯被掩埋了。我老是盯著它原來在的 地方發呆,很長壹段時間感覺自己失去了壹件很重要的東西,是什麼我卻始終說不上來,難道僅僅是壹道樓梯嗎。

  壹天又壹天,壹年又壹年,辭舊又逢 新。時間在不緊不慢地走著,我們也在不緊不慢地走著,後知後覺才發現物是人已非。老屋最終還是老了,外公外婆也老了。我記得小時候經常看到外公低垂著腰坐 在老屋門前的石頭上抽煙,那時候外公的腰桿還是挺直的,還沒有歲月雕刻的縷縷的皺紋,也還沒有發白的銀絲,我記得那時候的外婆總會在我做錯事後拿著藤條追 著我屁股後面跑,那時候外婆還能追的上我,還有力氣用藤條鞭我,還有多余的精力牽著我的手,在小路上穿梭。還有時間跟我講很多她過去的事情。可是現在呢, 我長大了,不願意呆在破舊的老屋了,老屋前的石頭上能看到的只是身形拘僂的外公,眼神黯淡,默默無聲地抽著煙,我喚他,他有時都聽不見,必須得喚好幾聲, 必須得大點聲。有時他聽到了只是用哀傷的眼神看著我,說人老了,不經用了。我回到老屋,外婆也不再會跟我講很多話了,即便我做錯了事她也只是慈愛的看著 我,用含滿愛意的眼睛看著我,每次壹想起,我的心裏就會泛起壹陣又壹陣的酸楚。外公外婆老了,他們需要更多的陪伴與愛護,我們卻嫌棄這嫌棄那,殊不知,其 實我們嫌棄的都是他們給我們的愛。都是他們所需要的愛。深深的愛。

  我記得搬家的時候,我把老屋的所有角落都走了壹遍。我很舍不得離開我生活了 十多年的老屋,舍不得離開充滿著暖暖的愛意的老屋,舍不得離開有外婆拿藤條鞭我的老屋,舍不得離開我可以有間單的幸福和快樂的老屋,我舍不得老屋裏的壹切 回憶。有人說故鄉就應該永遠放在心上。我把故鄉放在我的記憶中,不知道這算不算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