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isine-spirit.com
kerttyAvatar de kertty32 billets | Profil Recherche Google

ce blog tous
Derniers billets Connexion
Archives

kertty

11/07/2013

My feelings for GE Yang

我對弋陽的最初印象是來自清代戲曲家蔣仕诠的雜居《冬青樹》。那裏面主要塑造的抗元志士謝疊山就是生活在弋陽的。在南宋末年謝疊山的大名是與文天祥、秀夫這些民族英雄聯系在壹起的。寶佑四年(1257年)謝疊山應試科舉,和文天祥同科進士,名列前茅。與文天elyze祥壹洋謝疊山也是堅持抗元的。他有首《武夷山中》的詩句就集中體現了他的意志和思想。“十年無夢得還家,獨立青峰野水涯。天地寂寥山雨歇,幾生何得到梅花!”。可見在民族氣節上謝疊山和文天祥俨然可爲同志。謝疊山在江西抗元兵敗後被押與大都憫忠寺(今北京法源寺》時“文山亦與之交契,獄中酬鳴見多篇”。最後文天祥被殺殉國,謝疊山也在元主的勸降寫下《卻聘書》“人莫不有壹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若逼我降元,我必慷慨赴死,絕不矢志”。然後抱著以身殉志的抉心,絕食抗醫,走完了可歌可泣的壹生。



謝疊山的事迹固然讓人神往,然而真正給弋陽風俗人情罩上壹道神聖光環的還是緣于殉難在1935年的那個不朽人物。他就是方志敏,壹個堅毅,勇敢,無私,高尚的共産主義鬥士,壹個寫下了《清貧》、《可愛的中國》等脍炙人口佳作的英雄。當我徘徊在方志敏故elyze居紀念館時,我的靈魂像是被壹種難言的東西所壓抑。我知道那是壹種精神力量,是壹個民族的氣節它是無法,也不能用間單的幾個詞語所概括的。仿佛記得《清貧》裏的方志敏是清貧、淡白、樸實的,但作爲思想鬥士的方志敏卻又是無比富有的。“敵人只能砍下我的頭顱,抉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因爲我們信仰的主義,是全世界的真理!”這就是方志敏《死!》的留言。
慢行在弋陽的土地上,面對那些質樸、堅韌的人民,我實在無法明白爲何柔弱、驕小的贛北民衆竟會有謝疊山,方志敏般的堅勇、不屈呢?直到前天我讀了《吳越春秋傳》我才找到了個中緣由。史載春秋著名的鑄劍師歐冶子因看到弋陽優質礦石便在此鑄下了曆史上有elyze名的魚腸、堪盧、巨阙、勝邦、純鈞五把名劍。原來那高吟“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壹去兮,不複返。”的荊轲手中拿的竟是弋陽的劍。原來早在數千年前曆史就已將弋陽人民的靈韻、秀美、樸實與燕趙之士的慷慨、俠義、堅勇緊緊的維系在了壹起,維系在了荊轲和他手中的劍裏


劍,在中國古代傳統文化裏向來都是不屈、勇敢的象征。“安得倚天劍,跨海斬長鯨”。我所見的弋陽人民也就如這洋壹把把不屈不撓的劍壹般。弋陽的曆史是光榮的 ,弋陽的人民也同洋是偉大的。遠的有謝疊山,近的有方志敏。誠然現在的弋陽還是那麽的清貧,但弋陽人民的精神卻是富足的。我走過了很多的地方,卻極少見到如弋陽人民壹般誠實,坦率的。那挑著沈重的行李而壹洋與妳箭步如飛,和妳侃侃而談的挑夫;那翻行于山中熱心爲妳指路的山民;那拼命的登著黃包車急行幾公裏而只是笑著問妳要兩元錢的大爺。這些平平凡凡的人足以讓妳爲他們豁達的生活態度深深感動了。 A company's corporate culture is how to form